极简知识 | 学者陆铭:关于城市的三个认知误区

李翔 2018年09月29日

陆铭是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他之前出版的书《大国大城》,曾经引发过关于城市的很多讨论。微信公众号“南都观察家”刊登了一篇文章,在其中,陆铭说,关于城市和城市化,大众可能存在以下三个认知误区。

第一个误解是,大城市人太多,要控制。在陆铭看来,简单地把中国大城市同其他国家大城市做比较,并没有道理。因为这同一个国家的总人口和人口的空间分布有关。一个人口小国,最大的城市也不会有太多人口。但是像上海这样的中国城市,“她会成为一个全世界人口最多的超大城市”。

人们认为需要控制大城市的人口,原因是大城市的城市病和公共服务的短缺。但是,无论从理论还是经验来看,城市病都是通过技术和管理来解决的,而不是通过控制人口来解决的。历史上西方国家大城市曾面对的污染、拥堵等问题,都是如此解决的。

至于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它的问题是,当前城市的公共服务供给,是根据很多年前的城市人口预测来提供的,事实上城市人口的增长超过了多年前的预测。正确的方法是,根据现实情况调整供给,而不是让现实去适应之前的预测。

第二个误解是,外来人口抢占了城市人口的资源。事实是,外来人口的消费和社会保障,很大一部分是自己来解决的。比如,他们自己缴纳社会保障,他们的住房、医疗和教育成本,也都基本由自己支付。

而且,由于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提供中存在着巨大的规模经济效应,即便因为外来人口增加,使得城市需要扩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效率其实也是比之前更高的。

第三个误解是,大城市发展更需要高端人才,而不是低技能劳动者。事实上,大城市里高技能劳动者越多,收入水平越高,就会在服务消费上支出更多。而大量的服务消费,恰恰是由所谓的低技能劳动者提供的。而且,服务业的发展一定是未来产业升级的趋势。

陆铭引用了一个美国的统计数据:在大城市中,每增加一个高科技产业的工作者,会相应增加五个工作岗位,其中有两个在律师和医生行业,另外三个都是生活服务岗位,“这样算起来,高技能和低技能劳动者的比例,基本上就是一比一。”

除了这三个认知误区之外,陆铭还特别强调了因为城市外来人口,而产生的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问题。

他认为,这“可能是当今中国天字一号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持续发展,未来永远在今天的儿童那里,中国要实现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转变,6000多万留守儿童和城市里3000多万流动儿童,就是一个庞大的潜在的人力资源。如果这1亿人口能够在今天得到良好的教育,那么,他们就是中国未来实现现代化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人力资源,如果他们不能得到良好的教育,那么就会成为社会的负担和隐患。”

以上就是经济学家陆铭对大众关于城市的三个认知误区的澄清,以及他对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的看法。

推荐阅读

讨论区

孟彦希 留言:
作为一个在异地打拼、定居的人来说,我认同陆先生的这些观点。同时,我觉得其实根本问题还是地球村并没有真正的实现。如果,在任何一个城市、县城、农村都能够享受到同样的城市服务、薪资待遇、子女教育、医疗保障,也就无所谓人口聚集在哪里了。而事实告诉我们,就算大城市的拥挤、高物价带来诸多不便,但是,大城市带来的便利与红利,仍然可以将其抵消。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产品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