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知识 | 新观点:永久消除贫穷的方法

极简知识 2019年04月30日

荷兰历史学家罗格·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在TED演讲中说,要永久消灭贫穷,解决方案其实非常简单:给钱。造成贫穷的原因,不是缺乏知识——因此提供教育短期内效果并不好,也不是因为穷人天生具有性格缺陷,不善于做决定,真正的原因是,穷人没有钱。很多人会认为,这不是废话吗?但是罗格·布雷格曼的这个说法还真存在实验支持。

哈佛大学教授塞得希尔•穆来纳森和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埃尔德•沙菲的书《稀缺》就支持这个结论。稀缺改变了穷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然后导致贫穷的恶性循环。比如,书中的一项研究是针对印度种植甘蔗的农民的。收获甘蔗时,农民会一次性获得年收入的60%,也就是突然变得相对富有。研究人员在收获季节前后分别给农民做智商测试,结果发现,人在收获季前的智商相对于收货后要低14个IQ值。简单来说,就是人在变富有后,突然就变聪明了。

因此,布雷格曼说, 消除贫穷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是,直接给穷人提供可以保障基本收入的钱,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即可负担每月基本的生活需求:食物、住宿和教育。完全没有附带条款,不对应该做什么指手画脚。基本收入不是一项施舍,是一项权利”;“我们这些富人不应该自认为对贫穷很了解,应该停止寄鞋子和泰迪熊给我们素不相识的穷人们。我们应该摒弃家长式的官僚主义作风,将薪水转交给穷人就可以帮助消除贫穷”。

布雷格曼说,直接给钱给穷人的方法可以是采取负所得税,也就是当人们的收入水平降低到贫穷线时,就由政府提供收入补偿。他引用了一个数据说,经济学家估计,在美国这样做的成本大约是175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美国军费开支的四分之一,是美国GDP的1%。

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直接的好处是可以消灭贫穷,让本来因为贫穷而浪费的才华被释放出来;第二个好处是,可以促进人们对工作意义的重新思考,促使人们选择和享受自己的工作。现状是,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认为没有意义,一项针对142个国家的23万人的调查说,只有13%的人喜欢自己的工作。

李翔知识内参也曾介绍过,这种方法也是包括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和和YC总裁山姆·阿尔特曼提倡,并且在小范围内已经试验的。

推荐阅读

讨论区

冯琨 留言:
《稀缺》一书非常值得细读,除了本文节选的内容还有几个类似的案例,详细分析了贫穷的生活状态和贫穷的结果是如何成为一个恶性循环的。
但我认同他们的案例分析,但是对于直接给钱我还是抱有保留意见。对于文章中提到的针对142个国家23万人的调查,剩下87%的人是“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还是“不喜欢工作”呢?这两种情况区别很大。
青云龙上 留言:
如果不是劳动所得,那么收入不会得到有效利用。在这种情况下,给穷人钱恐怕反而会害了穷人。

经济学认为,在技术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可支配的资源总数,只会让效用曲线垂直平移。由于穷人没有通过工作获得这笔收入,他们一定会倾向于增加目前消费结构下的消费量。就会产生恶性循环。

从侧面说明,一个不用动脑子的工作是多么的可怕
张光墨 留言:
贫穷限制了人的思维,贫穷让人不择手段,我赞成基本的生活、医疗、教育保障,但反对欧洲那种高福利制度。
易修 留言:
首先要清楚一个问题,劳动收入(脑力和体力)和非劳动收入。真正有钱的或者有很多钱的人都是非劳动收入。而劳动收入都是赚有限的钱。在一个鼓励非劳动收入,而又对其要求很少的社会,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如金融产品的利息,地产的增值,包括贪腐的钱都是非劳动收入。
徐1一 留言:
其实这就是马克·扎克伯格所提出的“普遍基本收入”,这是他在前不久结束阿拉斯加旅行后发表的文章,呼吁全美建立“普遍基本收入”制度。这一理念扎克伯格也曾在今年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上阐述过。
扎克伯格观察到阿拉斯加州实施的“永久基金分红”计划,这个计划是通过该州的石油收入建立分红基金,在年末的时候向该州所有居民派发红利。2016年每个居民获得1022美元分红。此外,他也观察到,阿拉斯加土著人拥有和经营的企业也实行分红计划,每年这些企业都会向股东派发红利,大部分受益的人都是当地土著人。
他说:“看到阿拉斯加州的永久性分红,不禁让我想起在Facebook创办初期学到的一个教训:与处于亏损状态相比,企业盈利时思维就会发生深刻变化。当你亏损时,你的心态主要是关于如何生存下去。但是当你盈利时,就会对未来充满信心,你会寻找投资和进一步增长的机遇。从历史上看,阿拉斯加州的经济创造了这种成功心态,从而产生基本收入的概念。对于美国其他地方来说,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榜样。”
my prayer 留言:
个人质疑不能完全靠给钱解决问题,比如现在的德国,福利产业导致阶层平行分化,德国的福利产业导致贫困阶层缺少的不是钱更多的是教育,是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平等意识。《反社会的人》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产品PM